微信官方朋友圈广告初次上线,  去年销售费同比增153%  这并非大理药业首度业绩下滑

长江商报记者
范维雅  上市的第二年,拥有“中精”驰名商标的大理药业(603963.SH)业绩开始大幅下滑。  4月16日大理药业披露年报,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4亿元,同比增长47.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70万元,同比下降75.9%,降幅较去年扩大。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自2017年上市以来,大理药业的净利润就开始呈现下滑趋势,其逐年攀升的广告费“吞噬”了净利润。2018年大理药业的广告费为2.55亿元,同比增166.42%,较2016年的472.44万元增长了近53倍。  投资收益占净利润7成  公开资料显示,大理药业成立于1996年10月,主要致力于研发和生产中、西药注射剂产品,拥有20个品种44个规格的注射剂药品批准文号,公司“中精”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于2017年9月在上交所上市。  事实上,相比于净利润下滑的幅度,大理药业的扣非净利润下滑的更为严重。去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非经常性损益合计837.8万元,其中持有处置交易性金融资产负债产生的变动损益或投资收益为790.8万元,占净利润比例达73.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232.2万元,同比降低93.7%。  对于去年营收增长的原因,大理药业表示,主要因报告期全面推行“两票制”,产品销售价格上浮,导致营业收入较上年大幅增长47.20%。  利润下滑的原因,大理药业表示主要是因为,受医保控费措施、用药限制政策的影响,公司销量明显下滑;为及时消化库存,公司减少了生产计划,产生大额减产停工损失。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公司2018年的管理费用金额为3429.89万元,同比增45.71%,其中停工损失金额995.70万元,同比增303.37%,销毁到期存货330.53万元,上年无存货净损失。  另外,去年10月,大理药业生产的2批次亮菌甲素注射液在可见异物项目上不符合规定,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其开具行政处罚单。依据相关规定,对大理药业给予没收公司已召回和尚未销售的亮菌甲素注射液共计19375.5盒,罚款合计约51.37万元。  去年销售费同比增153%  这并非大理药业首度业绩下滑,自2017年上市以来,公司的净利润就不断下滑,2017和2018年分别实现净利润4445.25万元和1070.05万元,分别同比下滑28.49%和75.93%。  对于净利下滑的原因,大理药业曾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因处于转型初期市场推广费、学术费、开拓费、差旅费等销售费用大幅增长,对公司的净利润产生负面影响。  事实上,2018年大理药业的销售费用仍然呈现大幅增长的态势。2017年、2018年,大理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07亿元、2.71亿元,分别同比增358.56%和152.77%。  这两年的销售费中,广告费用分别为8858.09万元、2.55亿元,同比增长1774.97%、166.42%。2018年广告费较2016年的472.44万元更是增长了5297.97%。  对于2018年销售费增长,大理药业表示,主要是由于销售模式转变,销售费用在原代理制模式下由代理商承担转变为由公司承担。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一下似乎刚刚好。”网友猛吐槽朋友圈广告新功能,微信却打算力挺,牵涉出如何平衡“理想克制”与“需求增长”的争论。究竟一个“@”能否引发蝴蝶效应?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并首发,作者:刘晓欣,编辑:程昱,设计:甄开心,编辑助理:苏欣然为了吸引更多金主,微信做了一点“小动作”。4月8日,微信广告团队宣布,即日起全面开放朋友圈广告@好友评论互动功能。据介绍,用户可在朋友圈广告的评论区@好友,被@的好友会在朋友圈消息提醒里收到提示,点击便进入广告详情页。对于广告主而言,@好友功能的全面开放,则意味着其有机会获得免费曝光,同等预算下获得更多曝光。奉上新工具、赠送免费曝光,上线4年来,朋友圈广告门槛不断降低,“克制”的微信图谋什么?动作频频背后,微信的流量变现道路又将如何走向?“加量不加价”2015年1月21日,微信官方朋友圈广告初次上线。4天后,宝马中国、可口可乐和vivo智能手机齐亮相,以传言中的500万元起价赚足关注,也拉开了微信朋友圈广告帷幕。▲宝马中国、可口可乐、vivo首次朋友圈广告。最初,敢吃螃蟹者甚少,四年过去,微信月活用户数翻倍至10.98亿,朋友圈广告主的基数也愈发扩大。2018年3月,微信松绑了坚持三年半的“每个用户每天只会收到一条广告”规则,朋友圈广告展示量增加到每天最多两条。1个月后,微信上线朋友圈广告@好友评论互动的功能。从官方介绍来看,此次全面开放@好友功能,更像是朋友圈广告为扩大广告主基数,推出的一次“加量不加价”促销。以图文广告为例,在此之前,某广告主若以曝光排期的方式购买广告投放,假设预算20万元,其至少可获111万次曝光。而如果是因为被好友@才看到广告,此时产生的曝光则不向广告主收取费用,即同等预算下,该广告主或能得到超过111万次曝光。也就是说,@好友功能的全面开放,意味着所有广告主皆有机会获得免费曝光。事实上,为助力朋友圈广告,微信花了不少心思——公开招商合作政策,单次投放起步价由20万元降到5万元,开放第二个每日广告位,赠送广告投放金,推出“朋友圈广告免费投放计划”……门槛不断降低,更多的中小型广告主进入。从财务数据来看,上述举措的确为腾讯的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带来了利好。▲2018年,腾讯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概况。财报显示,2018年,腾讯的网络广告业务收入为581亿元,其中,“在微信朋友圈、小程序、QQ看点及移动广告联盟的推动下”,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同比增长55%至398亿元。“在推出第二个每日广告位后,我们收到广告主积极反馈,而整体广告填充率仍高,约50%的朋友圈日常活跃用户会看到第二个广告位,朋友圈广告点击率保持在健康水平。”财报中,腾讯如此解释该业务板块营收的稳步增长。另据智能商业服务商微盟于去年发布的《2017移动社交广告行业报告》,在公众号广告、朋友圈广告、QQ空间广告、微博、手机QQ广告五种移动社交广告投放类型中,75.1%的广告主倾向投放朋友圈广告。重压下的试探尽管动作频频,微信始终没有放开步子,“我们的社交及信息流产品的广告加载率远低于行业的比例”。“微信朋友圈的广告加载率是头条的1/9,由于腾讯对用户体验的极度克制,所以我们很少被腾讯的广告打扰……如果按腾讯把广告加载率增加到跟头条一样,收入可以快速提高81倍,因为微信的日活还是头条的九倍。”在《驳腾讯没有梦想》一文中,微盟创始人孙涛勇直言微信克制。开发者和广告商期待更多入口,微信却似乎“不急”,计划以更多耐心、更慢速度来培育。“我们也不希望一上来就有一批投机分子来当作一种流量红利来滥用它,”年初的微信之夜上,张小龙表示,“不能因为拥有流量,我们就要分发流量。”这样的想法,还贯彻在微信小程序中。在微信生态中,小程序被视为最具潜力的模块之一:2018年,日活用户2亿、年交易增长超60%,累计创造超5000亿元的商业价值。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微信始终弱化小程序的搜索和入口,其不能推送消息、分享到朋友圈,也没有应用商店。谨慎的市场动作,也使得在一级市场,小程序逐渐回归理性。行业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小程序相关融资金额接近50亿元,下半年融资金额则明显下滑至20亿元左右。与此同时,对小程序相关项目的财务投资者变少,战略投资者增多。低留存问题凸显,“逃离小程序”等声音开始出现。然而问题在于,过去一年,腾讯的日子不算顺利——营收方面,总收入3126亿元、净利润799亿元,增速相比过去两年皆明显下滑;资本市场上,股价持续下跌,千亿市值被蒸发。其中,为腾讯带来巨大现金流的网络游戏业务“熄火”,收入占比和增长率连年下滑。游戏版号审批冻结、游戏产业遭遇严肃整顿,2018年,腾讯的网络游戏收入为1040亿元,收入占比降到最低点,增速仅-4%。焦虑之下,支柱产业之一的微信被“推搡”着做出更开放的改变。以往外界多诟病微信缺乏大数据中台,导致朋友圈广告无法实现精准的推广效果,阻碍了广告收入的飞速发展。今年,在2019微信公开课PRO的开幕上,腾讯宣布成立腾讯技术委员会,以推动内部开源协作,“技术中台”轮廓初现。同时,在今年的计划里,小程序的搜索能力将被重点优化,准备实现“搜索的直达”,未来,小程序在线下可通过扫码方式触达,在线上也可通过社交传播和搜索达到。在广告方面,微信开始在小程序中加入广告位,提供激励视频、插屏广告等广告变现形式。“微信广告的增长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微信在这方面做得也一直比较克制,想要提升收入也很方便,就看有没有提升的需求。”资深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分析称,坐拥10.98亿月活、每日朋友圈浏览总量达100亿次,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移动平台,有着产生规模效应的绝对能力。微信加快步伐,变现道路会就一帆风顺吗?葛甲表示,“再往前走,可能会有一些体验上的问题出现。”版权声明: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在BuzzFeed News 发现了Play 商店中有一票中国 app
涉嫌大规模的广告诈欺行为后,谷歌稍早已将它们先行下架,其中不乏一些广受欢迎的
app。这批 app 中有六个是来自于百度的关联公司 DU
Group,该公司虽名义上在一年前已自百度拆分出来,但百度仍拥有其 34%
的股份。DU 旗下的 Selfie Camera 非常受到欢迎,在 Play 商店上已被下载超过
5,000 万次。广告诈欺研究员 Check Point 发现,Selfie Camera
内含的代码会导致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动点击广告,甚至不需要打开
app,只要遇到谷歌的 AdMob 和 Twitter 的 MoPub
广告,它就会自动运作。这也意味着手机电力会因此加速耗尽,数据流量也会持续地被使用。其实
3 月份时,BuzzFeed News
也曾揭露了一起大规模的广告诈骗计划,该事件的手法是将视频广告隐藏在 MoPub
的横幅广告之后来骗取点击,而 MoPub
也因而连续成为了非法行为的利用工具。除了「点击广告」诈骗外,这回涉案的
DU Group 旗下 app,包括 Selfie Camera、Omni Cleaner、RAM Master、Smart
Cooler、Total Cleaner 和 AIO
Flashlight,也都刻意地隐藏了他们与公司的关联,所以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些 app
收集到的数据,其实是会传送到中国的。BuzzFeed News 经历调查 Play 商店上的
5,000 个热门的 app 后,才发现了 DU Group
参与其中的事实。同时,他们也发现在 DU Group 的 6 个 app
之外,当前商店内还存在着更多涉及广告诈骗的
app,也证明了相关问题绝对是谷歌应思索解决之道的的当务之急。Arete
Research 的资深分析师 Richard Kramer 向 BuzzFeed News
表示,广告诈欺在中国十分常见,各式各样的 app
都存有风险。即便冒着销量下降的风险,谷歌也应该采取更多的措施,而非默不作声或假装没有这个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浦京澳门-网投站网止棋牌app下载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