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自个儿的付费服务(Prime,消费者直接亲眼见到着香飘飘的销量扩张

提升广告定向有效性仍然是营销人的首要任务之一。市场咨询公司Econsultancy和Adobe合作,针对全球12,815名不同行业的专业人士开展调研,就「全球范围内,客户端营销人员期待2019年公司在哪些领域优先投入?」问题,数据显示全球超过半数(55%)的客户端营销人员表示,利用数据进行更有效的细分和目标定位,是他们2019年公司的3大优先级事务之一。在互动广告局(IAB)和Winterberry
Group于2019年1月对营销行业专业人士进行的一项调查中,43.9%的受访者表示,预测建模和细分是数据驱动营销主要任务之一,将占据他们今年大部分时间。营销人员对人工智能(AI)产品加以投资,这些产品可以自动创建定制的受众群体。即使像人工智能技术扩大了营销人员的能力,但仍然有很多需要改进的。研究表明,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数字广告过于侵入性。此外,苹果Safari浏览器的追踪限制,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以及《加州消费者隐私法》(California
Consumer Privacy
Act)等数据法规,都加大了广告定向的难度。根据美国互动广告局(IAB)和温特贝里集团(Winterberry
Group)对美国数字营销人员的调研,逾半数(52.8%)的营销专业人士表示,政府对于数据的监管严格,可能会阻碍他们从数据驱动的营销/媒体举措中获取价值的能力。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数字广告可以让营销人员精确地瞄准用户,所以人们认为它比传统媒体浪费更少。这个想法正在推动TV广告的数字化。但一些营销人员对于数据细分和定向的实际能力仍然不满意。据Digiday报道,食品品牌AvocadosFrom
Mexico要求其广告合作伙伴确保数字广告受众的到达率。该品牌要求得到受众保障,并利用尼尔森(Nielsen)的数据来验证,确保大多数广告都是针对其目标客户的。在实行这一举措之前,该公司了解到,只有20%到30%的数字广告最终展示给了目标受众。尼尔森(Nielsen)发言人表示,其他要求确保受众触达的品牌还包括宝洁(Procter
& Gamble)、强生(Johnson
&Johnson)、金融公司E*Trade等。难以触达目标受众,这代表了大多数营销人员都在努力解决的广告目标定向和受众细分的问题。通过数字渠道可能并未能触达目标消费者的这些广告主,会遭遇数据的不准确性,网络浏览器会对广告追踪行为加以净化,以及在跨多个设备营销时,难以准确识别用户……这些广告营销中的障碍并不新鲜。2018年1月,Winterberry
Group和数据与营销协会(DMA)联合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营销专业人士表示,改善受众细分,以支持更精准的目标定向,是营销战役管理的重点。

愈来愈显拥挤的音乐串流市场,似乎又将迎来一名新的挑战者。据 Billboard
的消息来源称,亚马逊正在打造一个靠广告支撑的免费音乐服务,最快下周就能登场。虽然亚马逊的这个新服务音乐总数会「较为受限」,但如此一来亚马逊自家的
Echo
喇叭不用任何额外的订阅费用,就能有基本的音乐收听,这大概也是亚马逊最主要的目的所在吧。目前还不知到「较为受限」是怎么个受限法(只与特定唱片公司合作?),也不知道亚马逊准备如何与唱片公司分配收入,但对于完全不愿意花钱的人来说,把这样的服务当成是可以点歌的广播电台来使用好像也还不错。此外,亚马逊自己的付费服务(Prime
Music 和 Music
Unlimited)和新的免费服务之间的关系,也会是被关注的焦点吧。对于传闻亚马逊自然是守口如瓶,对此不予置评,所以只有等看看下周这服务是不是真的会出现啰。

曾几何时,企业品牌是谁敢花钱谁就能做大,谁在权威电视投入的广告费多谁就能卖得好。而随着互联网的崛起、电视的没落、数字媒体的冲击,投广告已经不是单纯比量就行了,投得多还不如投得准。有句话叫财大气粗,即使在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依然有很多大品牌不惜花费巨额费用砸广告。品牌投广告的目的,终究是为了增加销量,但是有时候达不到预期,巨额广告费可能会把整个品牌拖累了。下面这4个案例,每次的广告费都是数亿起步的,但是效果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葵花药业“葵花”这个品牌也算是广告打得很成功了,“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当年的这句广告词可算是深入人心。葵花品牌是原公司董事长关彦斌一步一步带着做大做强的,当年葵花药业只是一个小厂,本来已经濒临停产了,后来关彦斌花了1100万接手,短短3年销售额做到了1个亿。在关彦斌眼里,葵花药业能成功,主要得益于广告推广,因此这么多年来葵花药业在广告的投入上面从来都是很舍得的。从2014-2017年,集团投入的广告费分别是2.7亿、3亿、3.4亿、4.8亿,去年更是把广告费用翻了一番,达到了8.2亿。在这高额广告投放的背后,换来的是营收和净利润一块大幅度下跌。而葵花药业的股价在近日更是快速跳水,临近跌停。金立金立手机大家都不陌生,因为有段时间它的广告打得很是疯狂。金立的创始人叫刘立荣,最开始的时候金立是靠模仿知名品牌来生存的,也就是消费者眼里的山寨。虽然这个做法不太好,但是金立确实因此在众多品牌手机的争斗中活下来了。金立第一次花巨额打广告,是在2005年请了刘德华做代言人——“金品质、立天下”,电视上的狂轰乱炸,让金立品牌的名声逐渐大了起来,到2008年更是成了国产手机第一。可能是由于之前的成功经验,之后的金立在广告上的花销一直很大手笔,这几年更是斥巨资冠名一些热门综艺,像《最强大脑》、《笑傲江湖》等等。据说单单16、17年两年的营销费用就高达60亿,单纯的广告费用不清楚,但是这个量级想必少不了。盲目投放巨额的广告费,换来的是销量不增反减,2017年金立的销量跌到了2600万台。手机卖不出去,巨额的广告费用终究还是把金立拖垮了。如今金立手机的官网已经打不开了,网友猜测可能是在进行破产清算了。香飘飘从绕地球1圈到绕地球3圈、4圈,消费者一直见证着香飘飘的销量增加,但最近香飘飘似乎过得没那么好。这两年喜茶、一点点等奶茶品牌特别火,连锁店一家接着一家开,而老大哥香飘飘反而倒退了,半年净利润亏损5千多万。这其中除了奶茶实体店的冲击,也跟香飘飘的巨额广告费有关。据悉香飘飘奶茶去年上半年投了1亿多的广告费,虽然营收增长了55%,但纯利润却下降了78%。香飘飘方面也承认,由于第二季度属于行业淡季,所以加大了广告力度的投放。康佳据康佳集团2018年度预测报告上显示,年度净利润下降了93%到94%,亏损不小。曾经的康佳也是电器市场上的香饽饽,不过近些年来却一直在不断亏损,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年。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康佳的投入一直居高不下,研发投入可能还有回报,而广告投入可能砸了就没了。在刚过去不久的春晚,康佳就选择跟百度合作派发了4个亿的礼金,虽说引发了大量的关注,但是最终能不能带来实际销量,还真的很难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浦京澳门-网投站网止棋牌app下载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