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人和甲方的关系就是如此的,在穆夏所画的广告作品中

点击下面分页进入下一个视频点击下面分页进入下一个视频点击下面分页进入下一个视频点击下面分页进入下一个视频
12345

对广告人来说,甲方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他能让你笑,也能让你哭,他让你往东你绝对不敢往东南方向去的,如果他说地球是圆的,你绝对不敢说它是椭圆的。在甲方爸爸面前,我们广告人简直是世界上最听话的孩子,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造次。如果说你问我世界上最深的沟是什么,我想一定不是马里亚纳大海沟,而是广告人和甲方之间的鸿沟。和甲方沟通的时候,明明说的是同一种语言,他们怎么就听不懂呢?我总是怀疑自己是不是中国人,说的是不是普通话,因为我丝毫不敢怀疑他们啊!当自己无力解释的时候,内心充满愤怒的时候,为了保住饭碗,还是选择了微笑。广告人怕是360行里最忙的一个职业了吧?当你们下班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时候,广告人还在忙着想方案、写方案、改方案、改方案、改方案……广告人的生活就只有一件事儿,那就是工作,他们不是在工作,那就一定是在去公司的路上,这毋庸置疑。如果你有一天做噩梦被吓醒了,很害怕,再也睡不着了,没关系,给你的广告人朋友发个微信,他一定可以陪你到你睡着为止。广告人是不会让自己的手机关机的,他们的手机24小时为甲方爸爸开机,随时待命。无论我们在天涯海角,只要甲方爸爸一句召唤,就会马不停蹄的来到他的身边。广告人和甲方之间的“神秘关系”,简直就是在谈恋爱,甲方爸爸就是女朋友。刚开始合作的时候,就好比是热恋期,跟你可好了,可信任你了。你说“我们是专业的”,甲方爸爸说“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做到”。谁能想到这莫名其妙的信任只不过是一个甜枣,后边的100个巴掌才是压轴大戏啊!等你把方案写出来,矛盾就开始了。你觉得这是你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方案,甲方用十分钟看完了说“怎么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再改改吧”。你按照他的要求改完了之后,甲方又会说“还是差点感觉”。这就像女朋友生气的时候,虽然你并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但还是要主动认错,深刻反思,保证下次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当你的方案改了无数次之后,甲方爸爸的耐心也快要消耗殆尽的时候,文案终于通过了,那时候,简直像吃了成长快乐一样开心到飞起,你恨不得把他抱起来亲两口的感觉。确定方案这一趴简直是最难熬的阶段,但如果你挺过这个阶段,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接下来就是方案的执行,甲方爸爸的折磨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广告人和甲方的关系就是如此的“神秘”,但广告人也明显的表态了“甲方虐我千百遍,我待甲方如初恋”。不管怎么样,我们广告人对待甲方还是像初见时一样的专一。甲方和乙方之间的关系就像婆媳,是天敌,怎么破也是个未解之谜。但我觉得,甲方和乙方并非水火不相容的两方,他们反而应该是一体的,他们是有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深刻关系的,因为他们拥有共同的心愿,那就是做出优秀的广告作品。而广告人和甲方呢,前期做好充足的准备,摸清楚甲方和消费者的真正需求,降低沟通成本,自然就减少了很多的摩擦。毕竟,没有多大仇,而且还有一致的目标,相互之间多一些理解和包容,关系和谐,合作自然愉快。当我们广告人的灵感和创意呈现在消费者面前的时候,那是广告人和甲方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双方共有的成功,“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首发:Canva设计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很多人期盼已久的圣诞节了。这会儿,商家忙着打广告、做活动好大赚一笔,怀揣着梦想的普通人则期待着像《真爱至上》中那样,降临属于他的圣诞夜奇迹。而在125年前的圣诞节,曾经发生过一次广告艺术界的奇迹。故事的主人公凭借他画的商业海报一夜成名,名满全球,还收获了“欧洲新艺术先锋巨匠”、“日本动漫鼻祖”、“捷克国宝级画家”等一系列重量级称谓,影响了美少女战士、圣斗士星矢等无数脍炙人口作品。他的成功让我们很难分辨,奇迹究竟是在那个圣诞节降临在他身上的好运,还是说他的降临是广告艺术界的好运。125年后,他的作品们远渡重洋来到中国,进行巡展,并且在艺术界引起了巨大轰动,甚至有人打着“飞的”去看他的展览。他是谁?他画的广告为什么能如此出名?今天,我们就来看看阿尔丰斯·穆夏
(Alphonse
Mucha)的故事。圣诞节的奇迹显赫的声名总是无数的机缘凑成的,机缘的变化极其迅速,从来没有两个人走同样的路子成功的。——《幻灭》巴尔扎克1894年的巴黎,圣诞节。这一天是欧洲人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本地的小伙子们都已经回到家中,和家人团聚,享受难得的轻松时光,一起期待圣诞奇迹的发生。然而,奇迹只降临在了一个人身上。此时,在巴黎一座印刷厂里,有一个捷克美工还在加班。这个可怜的捷克人已经34岁了,没有钱,也没有成家,靠着给书刊和杂志画些插画的微薄收入为生,是个实实在在的艺术民工,住在一家以收容穷困潦倒的艺术家而闻名的居所——它的主人允许这些可怜的梦想家在付不出房租时,可以用他们的作品抵债。然而,他的命运即将在这个圣诞节发生转折。这天是12月26号,圣诞节过后的第二天。他接到印厂老板一通十万火急的电话:莎拉·伯恩哈特的新剧《吉斯蒙达》即将在新年开演,然而演出海报还没有着落,急需一位设计师接手,救场如救火!莎拉·伯恩哈特在《吉斯蒙达》中的扮相,身着拜占庭式的贵族装扮,头戴兰花,身披披肩,手持棕榈树枝。然而这会儿圣诞节刚过,老板能找到的海报设计师们都放假回家了。于是,正在印厂加班的这个籍籍无名的捷克画师就被临时“委以重任”,照着女主演在《吉斯蒙达》中的扮相,开始着手画这幅高逾2米的巨幅海报。新年的第一天,这幅仅用5天赶制出来的海报就贴满了巴黎的大街小巷。《吉斯蒙达》(Gismonda,1895)海报一推出,就在巴黎引起了巨大轰动,“穆夏”的名字就这样一夜间在巴黎传开了。人们有多爱这幅海报呢?据说,当时有不少人甚至会趁着夜色将这幅海报用小刀剔下来,“偷”回家收藏。而海报中的这个女人,虽然你可能不太熟悉,但她正是历史上第一个拥有世界声誉的现代女明星,每年会到世界各地进行巡演,代言的广告遍及各个领域。她所散发的迷人魅力从国王到大文豪雨果都无法抵抗,人们叫她“神选的莎拉”,说她是圣女贞德以后最有名的法国女人。从辈分上说,连麦当娜都只能算是她的追随者。莎拉·伯恩哈特
(Sarah Bernhardt,
1844-1923)作为当年最当红的明星和交际花,莎拉深谙这个浮华世界的成名法则。如果她想让一个人火起来,那就是“女神的旨意”罢了。毕竟莎拉不仅演戏,也有自己的剧院。然而,她之前请到的其他知名画家为她设计过海报,但都因为显得她“不够高贵”而未让她满意。而穆夏在给萨拉所画的海报中,为了取悦这位大明星和金主,特意将她画的比实际更美丽纤细,却又不失女神的威严。有了这层“女神滤镜”画出的作品,正符合莎拉心目中想要的形象。《茶花女》(La
Dame aux Camélias, 1896)《梅地亚》(Medea,
1898)于是,莎萨对穆夏的设计感到十分满意,旋即和穆夏签订了为期6年的合约,不仅让他承包了这位大明星所有戏院海报,还包括她的舞台布景、戏服、珠宝首饰等方方面面的设计需求。穆夏为萨沙设计的首饰就这样,34岁的穆夏以“女神背后的画手”身份,在巴黎的广告和艺术界横空出世,穆夏由此走向了他的巅峰时代。穆夏时代穆夏成名之后,各种广告委托也纷至沓来。和如今的速食广告不同,他为众多香烟、美酒、食品设计的商业海报流传至今,并且还进了博物馆和美术馆,在全世界巡展。JOB香烟广告(1898)酩悦香槟
(Moët & Chandon) 广告
(1899)19世纪末、20世纪初,穆夏所画的广告海报遍及整个欧洲,是当时最炙手可热的商业设计师。因为萨拉的海外巡演,穆夏的知名度也开始传出欧洲,而在全世界享受超高声誉,开启了属于他的“穆夏时代”。为了进一步将他的事业推向高峰,他还发明了一种新的艺术产品——装饰板
(decorative
panel),它有着与海报类似的大小和美感,却没有文字,价格低廉。这一系列装饰板也成了穆夏最知名且最畅销的作品,也成了后来很多日漫画家的灵感来源,《美少女战士》、《魔卡少女樱》中都能看到穆夏这系列作品的影子。封面出处:四季系列
(Four Seasons, 1896)美少女战士模仿穆夏宝石系列 (The Precious Stones
series,
1900)左为穆夏作品,右为小樱的库洛牌装饰板中最有名的是一款星座日历,名为《黄道十二宫》,仅这个作品就让穆夏和印刷公司赚了个盆满钵满,而这个作品也被作为穆夏风格的范本,是被人们模仿、致敬最多的作品之一。这里悄悄透露一下,我们为大家准备的小礼品,也和这幅作品有关哦~左边为穆夏的《黄道十二宫》(Zodiac,
1896),右边是日本画师Takumi在Pixiv发布的穆夏风格的《哈尔的移动城堡》海报。在穆夏所画的广告作品中,总有一个像神明一样的女性角色。她们拥有日本木刻版画一般精致的线条,美丽、神圣但又不乏欲望和幻想,卷曲的头发像藤蔓一般缠绕在画框周围,周围是华丽而精致的洛可可风背景。在当时靠着工业革命、资本掠夺和火枪大炮进入了美好时代的欧洲,他画的女性,不裸露、不低俗,甚至在当年被称作“男性世界的解毒剂”。就连他为铁路设计的海报都是这样,没有火车,仍旧是一个陷于幻想中的美丽女性,只有画面周围的圆形装饰花纹暗示着火车的转轮。宣传摩纳哥的蒙特卡洛铁路开通广告
(1897)直到今天,穆夏风格依旧影响着一大批创作者和设计师。他所创作的这些绝美的商业海报,也被认为是他一生艺术成就的巅峰。但穆夏之所以能有够获得如此高的艺术地位和声誉,却不仅因为他在商业广告上的成就。被纳粹通缉的爱国画家渐渐地,穆夏在巴黎的盛名逐渐成了一种负担,为了逃离出版商和追随者对他的围追堵截,他来到了美国,拒绝掉了大多数的商业工作,受邀在各地演讲、授课。在美国期间,穆夏在一次音乐会上听到了捷克音乐家斯美塔那献给祖国的交响诗篇——《沃尔塔瓦河》,被深深打动。沃尔塔瓦河是捷克最大的河流,相当于母亲河于是,50岁的穆夏毅然踏上了归国的旅途,回到捷克首都布拉格,开始着手准备一项堪称伟大的大型史诗艺术作品。《斯拉夫史诗》
No.12: Petr of Chelčice
(1918)在这之后,穆夏用16年的时间潜心创作,画出了他视作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斯拉夫史诗》
(The Slav
Epic,1912-1928)。这个疯狂的史诗巨制涵盖了斯拉夫民族和捷克人从史前到十九世纪的历史,由二十幅长8.1米,宽6.1米的巨幅油画作品组成。创作《斯拉夫史诗》中的穆夏,1920s为了创作这个斯拉夫民族的史诗,他前往从俄罗斯到巴尔干半岛的所有斯拉夫国家进行速写和摄影,请附近的居民做他的模特,甚至亲自研究颜料,即使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也没有停止他的创作。《斯拉夫史诗》No.3:
Introduction of the Slavonic Liturgy in Great Moravia
(1912)《斯拉夫史诗》No.18: The Oath of Omladina under the Slavic Linden
Tree
(1926)作品完成那年,恰逢捷克共和国建国十周年。穆夏将《斯拉夫史诗》无偿献给国家,这系列作品现存于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而在十年前,1918年10月28日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诞生之时,穆夏也为国家设计了第一套邮票、第一套纸币、白狮子国徽、警察制服、市民会馆装潢画、圣维他大教堂花窗等等。布拉格市政厅穹顶画穆夏设计的捷克第一套纸币晚年的穆夏拒绝一切商业活动,生活得十分低调,只偶尔为慈善事业和文化活动设计海报。很快,希特勒和纳粹的威胁扫荡整个欧洲,处在欧洲中心的捷克斯洛伐克也无法幸免,晚年的穆夏被纳粹视为“极端爱国主义者”并且第一批逮捕,虽然几天后得到了释放,但他的身体状况却因此不断恶化,很快就因为肺炎去世了。去世时78岁,距离他79岁生日仅差10天。写在最后一代装饰艺术大师的故事落幕了,但他的穆夏风格却没有因此而消失,那个圣诞夜的奇迹正在更多艺术家、设计师和创作者的笔下流传着。穿着穆夏画中人同款礼服的月野兔穆夏死后,被安葬在斯拉温纪念碑——这是一座于1893年建造于维谢赫拉墓地中的捷克“万神殿”,碑顶的雕像象征着斯拉夫民族的智慧。纪念碑上有这样的题词:“尽管他们已经死了,却仍在与这个世界对话。”位于布拉格城堡的圣维特大教堂镶嵌了穆夏于1931年设计的彩色玻璃,教堂的光透过这扇窗直射捷克最大的河流沃尔塔瓦河。如今,穆夏的展览来到北京,正在国家大剧院进行展出,在北京的朋友们可以亲临现场,体验100年前世界上最顶尖的商业广告是如何触动人心,感受装饰艺术的绝美盛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浦京澳门-网投站网止棋牌app下载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